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新闻中心 | 投资者关系 | 公司治理 | 产品与服务 | 社会责任 | 行业知识 | 法律声明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新闻中心
公告
公司新闻
媒体关注
行业动态
图片新闻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关注
解放军报:为了“中国造”驰骋大洋
————海军驻大连某军代表室践行强军目标监造舰艇装备纪实

  回眸海军驻大连某军代表室半个多世纪的监造史,如同穿越人民海军舰艇装备跨越发展的时空隧道,从第一艘导弹潜艇到第一艘导弹驱逐舰,从第一艘远洋综合补给船到第一艘航空母舰,生动呈现出一部灿烂辉煌的人民海军装备发展史。


心自“黄水”始 不辍“深蓝”梦


  亚丁湾,远洋护航20批50多艘次护航舰艇的身影中,有驻大连某军代表室监造的多艘战舰闪耀其中。


  这是人民海军驶向远海大洋的航程,也是军代表不懈追寻的“深蓝”梦。


  上世纪六十年代,驻大连某军代表室正式组建。同年,新中国第一艘导弹潜艇在这里开工建造。然而,正当大家踌躇满志准备大干一场时,外方援助专家突然撤离。


  一无工艺、二无经验、三无专用设备,干还是不干,这个现实问题摆在大家面前。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,代表室与船厂反复协商后,毅然决定走自力更生的路子。


  在艇体耐压壳圈焊接时出现了间隙过大则有渣孔、间隙过小则有裂纹的问题。为解决这一问题,代表室找来船厂最好的焊工,用普通钢板仿制一个壳圈,一毫米一毫米地摸索焊接间距,最终确定了装焊间隙的最佳距离。


  创业艰难百战多。从耐压壳圈制造到艇体合拢焊接,从攻关下水方案到创新航海试验,数年艰辛换来了我国第一艘导弹潜艇的成功交付。到上个世纪末,这个代表室先后监造了我国第一艘猎潜艇、第一艘登陆舰、第一艘大型布雷舰、第一艘导弹驱逐舰……


  梦从航母起,心向大洋飞。党中央、中央军委作出重大决策:启动中国航母工程!


  然而,事非经过不知难:据测算,一艘航母的建造总量相当于10艘大型驱逐舰之和,可谓是当之无愧的巨系统工程!


  时任总代表杨雷依然记得,现场施工进入高峰期后,他带领军代表,会同工厂9个部门,连续奋战一个多月,真正摸清了辽宁舰全舰的技术状态和工程总量、余量,交付前的“工程路线图”跃然纸上。


  人们很难想象,甲板上四根不起眼的阻拦索向下延伸,是一整套结构复杂、体量巨大,重达百余吨的阻拦机构。就是这样一套庞杂的设备,它的平面安装精度要求极高。为此,代表室协同军地多方研究工艺改进办法,选择在温度恒定、人流稀少的后半夜进行安装作业,经过连续一个多月彻夜奋战,重达百余吨、几十米长的巨型机械精度超差控制在要求之内。


  比预计节点提前5个月实现首航,提前3个月交装入列,在一次次重磅新闻发出之后,中国的航母事业走上了世界舞台。


艰难险阻处 奋勇争先时


  那年,某大型综合补给舰续建工程上马,设备配套残缺不全,相关资料不完整,工程起步可谓困难重重。


  舰艇主机定位,一项看似简单的工作,却意想不到出现了“拦路虎”:固定主机的74个螺栓只安装了一半,剩下的螺栓甚至连主机底座的连孔都没有开。


  主机不可移动,舱底管道纵横交错,在仅容伸进一只胳膊、目视不能及的基座箱体内,要开直径几十毫米的孔,难度可想而知。


  代表室下定决心,历经数十次分析论证,设计出3套不同模具,先后进行30多次模拟试验,最终成功研制出一台灵巧的专用仿臂式火焰切割机,仅用3天,螺栓孔就被切割完毕,精度完全达到要求。


  那年秋天,一种高强度、韧性好、耐腐蚀的新型钢材,因焊接难度大,连续几十次试验都出现细微裂纹。


  “哪怕豁出性命,也要啃下这块硬骨头!”军代表和工厂技术人员一起,携带着几百斤的钢板、焊机、焊条,北上沈阳、齐齐哈尔做焊接试验。


  东北隆冬,滴水成冰。他们每天凌晨开始试验,不同温度试验,一做就是几十次甚至上百次,每次都要在刺骨寒风中连续作业四五个小时。在长达一个半月焊接试验中,军代表采集了上万组数据和样片,对每一组数据进行计算、分析,对每一块样片进行解剖和探伤检测。


  冬去春来。凝聚着军代表和课题组心血的3本《焊接施工工艺》送到了专家手中。鉴定会上,50多名冶金专家做出相同结论:新型钢板焊接试验研究成果填补了国内空白,“风险钢”成了提升战舰性能的“保险钢”。


胸怀报国志 舍身赴伟业


  那年,正值某新型舰艇建成之时,军代表侯秉龙接到了退休命令。这位在海军装备战线默默奋战了30多年,监造了数十艘战舰的功勋军代表,舍不下奋战了大半辈子的工作岗位,接到命令第二天一大早,就找到代表室领导,恳请留下来。


  几天后,舰艇做高速航行试验,按要求舰艇主机必须满负荷高速航行到足够时间才能过关。主动提出参加这次随舰验收的侯秉龙拿着秒表,在高达40多摄氏度的主机舱内仔细观察着。


  就在离规定试验时间还差5分钟时,有人宣布试验成功。侯代表不答应了:“高速航行检验的是战舰的机动性能是否过关,事关未来战争胜负,试验时间一秒都不能少。”侯代表一番严肃的批评,说得大家心服口服,最终促成“高速航行试验”再来一遍。


  “退休了没有退斗志,既然给你这个岗位干,那就要负责到底。”侯秉龙这句话,在代表室军代表中传了许多年。


  一路走来,一路艰辛,能够见证工程建设的一个个重大时刻,那种成就感就是最大的奖赏。但却还有一些人,他们倾力付出心血,在庆功会上却因各种原因遗憾缺席。


  副总代表黄毅和战友在辽宁舰续建期间,先后圆满完成了两万余份报验单,数千个舱室结构修复、数百万平方米的涂装任务,检验的焊缝长达数千公里,有数百公里是在爬行中完成的。由于黄毅个高体胖,在狭小的舱室内,要比一般人承受更大的艰难和困苦,他一天换一套工作服,一周磨坏一副手套,久而久之身体长出了囊肿。


  2011年8月10日,随着一声悠长的汽笛,世界聚焦、国人瞩目的辽宁舰首次出海试航,昂首离开码头。此时,刚刚做完囊肿切除手术的黄毅伫立海边,望着航母远去的背影,回想为之奋斗的日日夜夜,不禁潸然泪下。


  历尽天华成此景,壮志飞腾更高峰。他们深知,在建设强大海军的道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……



  来源:解放军报


 

2015-08-20
 
公司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昆明湖南路72号 邮政编码:100097 电子邮箱:csicl@csicl.com.cn
Copyright © 2014 中国船舶重工股份有限公司 CHINA SHIPBUILDING INDUSTRY COMPANY LIMITED
京ICP备10030373号   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3590号